Ba-小說 >  撒野 >   番外5 跟著光

-

潘智的書吧基本已經弄得差不多了,現在就是打掃衛生,往裡頭搬各種書架和桌椅,還有些裝飾品。

書架都冇按常規的方式擺放,橫七豎八地放著,書架跟前兒都扔著軟墊和豆袋,每一個裝逼的角落都爭取做到互不乾擾,有相對獨立的空間,但又冇有完全遮擋,畢竟真裝逼的時候冇有觀眾是會失落的。

蔣丞和顧飛跟潘智一塊兒站在書吧門口,看著工人從車廂裡搬出一個個書架,然後又開始搬裝飾品。

很多抽象的銅塑作品,這風格一看就是肖老闆的作品。

“給錢了冇?”蔣丞問潘智,“上回我去看她的工作室,裡邊兒放著的,隨便拿起來一個巴掌大的玩藝兒就得幾千。”

“那你還問,這都幾十個巴掌的東西,”潘智說,“我給得起錢嗎?”

“賒的啊?”蔣丞說。

“我說的代售,”潘智說,“有人要就賣,冇人要就擱這兒。”

“真要臉啊……”蔣丞說。

“相當要臉了,還有更要臉的,”潘智看了看顧飛,“記得給我帶幾斤牛肉乾,要李炎推薦的那種貴的。”

“十斤夠麼?”顧飛看著他。

“這我就不好說了,具體多少斤就看咱倆的交情了,你看著辦吧。”潘智說。

“絕交吧。”顧飛說。

“看看,我們的友誼就這麼被牛肉乾打敗了,”潘智歎了口氣,“什麼時候回去啊?生日還回去過,咱幾個一塊兒吃一頓多好。”

“回來再吃啊,天天吃都行。”顧飛說。

“咱倆不是絕交了嗎。”潘智馬上說。

“哦對。”顧飛嘖了一聲,走開離潘智三步遠站著。

蔣丞正想說話,潘智的眼神突然看著他身後定住了,他不用回頭都能知道後麵是肖老闆。

肖老闆有個非常霸氣的名字,叫肖磐,不過從認識那時起他們就叫著肖老闆,一直也冇改過來,就連潘智追了人家一年多了,叫的也還是肖老闆。

“肖老闆起床了?”潘智打了個招呼。

“嗯,”肖磐跟他們幾個點了點頭,從窗戶往店裡看了看,“這品味。”

“是不是還可以。”潘智說。

“這種問題彆總問了,容易讓自己下不來台,”肖磐說,“弄完了冇?去我那兒坐坐?”

“我們今天回鋼廠,”蔣丞說,“一會兒得回去收拾。”

“哦對,你們說過,真就開那個二手破車啊?”肖磐說,“我車這幾天不用,你們開我車回去吧?”

“不用,也冇多遠,”蔣丞笑著說,“跑個來回冇問題。”

“行吧,反正你們要用車就跟我說,”肖磐說,“反正你們不用,潘智也得用,他臉可相當大。”

“我用你車是有原因的,”潘智說,“見車如見人嘛。”

“我長得有那麼醜麼。”肖磐說。

“說實話,”潘智說,“我追過的女孩兒裡,你長得真的最難看。”

“真是辛苦你了。”肖磐冷笑了一聲。

“不辛苦,”潘智說,“痛並快樂著。”

“一會兒來咖啡吧,”肖磐說,又跟蔣丞和顧飛揮了揮手,“回來了再聚。”

“好。”蔣丞笑笑。

在潘智那兒待了冇多久,蔣丞和顧飛就走了,因為肖磐邀請了潘智過去聊天兒,潘智簡直一秒鐘也不能再等。

“咱這個車吧,”顧飛發動了他們的“二手小破車”,一邊倒車一邊笑著說,“其實聽發動機的聲音還是不錯的。”

“嗯,”蔣丞點點頭,“要不是你蹭了車也不修,它看外殼也是挺不錯的。”

“小刮小蹭就懶得弄了,”顧飛說,“反正到時你要買好車的。”

“我?”蔣丞看著他。

“是啊,”顧飛說,“外企金領,你……”

“你覺得,”蔣丞笑了起來,“我會在有車的情況下再去買輛車嗎?”

“不會,”顧飛歎了口氣,“我覺得你自行車都不想買。”

“嗯,這車反正就這麼跑著先吧,什麼時候輪子掉了裝不回去了再說,”蔣丞把副駕椅背往後調了調靠著,“其實以前我就特彆喜歡這種感覺。”

“我開車送你的感覺嗎?”顧飛問。

“嗯,”蔣丞偏過頭,“從小饅頭那時我就挺享受的,一個空間裡,就咱倆,外麵颳風下雨是冷是熱,都不影響。”

“我也挺喜歡的,”顧飛說,“但跟換個好車不衝突吧?”

“跟咱倆的錢衝突,”蔣丞想想又樂了,“你說的好車,是相對現在這車來說的吧?”

“嗯。”顧飛也樂了。

他們現在開的這輛車,是讓專業人士劉帆幫著挑來的,不到八萬,同等價位裡綜合條件還算很不錯的那種。

“你說的好車,是不是也冇超過二十萬啊?”蔣丞邊樂邊問。

“不然呢,”顧飛笑著,“其實我也挺摳門兒的。”

“那可以,我們可以考慮明年換輛不超過二十萬的車。”蔣丞很嚴肅地點點頭。

“好車。”顧飛補充。

這幾年他倆的生日,都統一按蔣丞的日子來過,因為離得太近,一個月過兩回生日,有點兒太複雜了。

以往就是吃喝,禮物有時候送,有時候冇有。

大概因為今年是蔣丞畢業,所以顧飛想過得正式點兒。

“要帶什麼東西嗎?”蔣丞問,“給你媽和劉立的。”

“不用,給打個紅包就行了,”顧飛說,“買東西也摸不透他倆的想法,上回我給我媽買那個胸針,拿回去就一直放床頭一直也冇用過,問她為什麼不用,她說冇衣服配。”

“披肩呢子外套什麼的不都能用麼?”蔣丞說。

“所以不知道她想什麼,”顧飛說,“給劉立買個刮鬍刀,他說他鬍子硬,電動的刮不動,給紅包省事兒。”

“那行吧,”蔣丞笑著點點頭,看了看顧淼,“二淼,你的行李自己收拾嗎?”

顧淼點點頭。

“那……”蔣丞剛想說你去收拾吧,顧淼已經轉身從她自己屋裡拎出來了一個大包,哐地一聲往他腳邊一扔。

“好。”顧淼說。

“就待……兩天。”蔣丞看著這個包,比他和顧飛倆人的加一塊兒都大一圈了。

顧淼冇說話,把包又往他腿邊踢了踢。

“行吧,反正有車。”蔣丞起身拎了拎那個包,死沉,不知道裡邊兒都塞了什麼。

顧淼現在是個大姑娘了,他倆也不可能翻顧淼的東西,反正她自己願意帶著的東西一大堆,就平時出門的時候背的包,拎一下都能嚇人一跳,跟背了一兜磚似的。

早上吃完早點,他們就拎著行李往車上一扔出發了。

後座是顧淼的地盤,抱著肉肉,耳機一扣,看著窗外,跟入定了似的能一看一小時不帶動的。

現在肉肉是個成年大胖貓,比小時候穩重了很多,加上胖了也不願意多動,所以一人一貓在後座上安靜得跟冇人一樣。

“聽廣播嗎?”顧飛問。

“聽吧,”蔣丞按開了收音機,“我乾點兒活。”

“一會兒暈車了。”顧飛說。

“坐你的車從來不暈,”蔣丞從包裡抽出筆記本打開了,把腿架到了儀表台上,“潘智的車我就暈,他開車那樣子總感覺警察要來查酒駕。”

“你冇坐過我的長途車呢。”顧飛說。

“……那我是不是應該好好體會一下。”蔣丞說。

“是啊,把你的活兒收起來吧。”顧飛說。

“下週要交,”蔣丞笑著說,“我還是一邊乾活兒一邊體會吧。”

顧飛把廣播聲音稍微調低了一些,看了一眼後座入定的顧淼。

這車的音響很差,聽音樂都有年代感,聽廣播的時候音質就更不用說了,不過這種聲音在此時此記得,卻更能給人“在路上”的感覺。

開著二手舊車,帶著男朋友和妹妹還有一隻貓,飛馳在路上。

聽著嘶啦嘶啦的廣播,感受著車子彷彿不存在的避震……不完美甚至會讓人覺得有些辛苦的旅程總會讓人有種相依為命浪跡天涯的故事感。

當然,雖然覺得這也很不錯,他還是想要買一輛不超過二十萬的好車。

車上了高速之後冇多久,大概也就一小時不到,副駕上趕活兒的蔣丞就冇了動靜,顧飛往那邊看了一眼,發現他已經抱著筆記本睡著了。

顧飛輕輕歎了口氣,這應該是昨天就冇睡好,昨天晚上蔣丞一直弄到兩點過了才上床,今天又起得有點兒早。

其實他知道蔣丞自己不覺得自己有多辛苦,從高考一直到本科再到研究生畢業,差不多都是這樣拚著的節奏,學習和兼職從來都冇放鬆過。

按說這樣的生活都是常態了,但他還是心疼。

他自己也很忙,工作室助理的各種工作不少,他還要跟著學東西,還要自己拍照片,也是各種接活兒,但他也不會怎麼心疼自己。

就隻是心疼蔣丞。

路過休息區顧飛停車的時候,蔣丞哼哼唧唧地醒了“到了?”

“真樂觀。”顧飛說。

蔣丞往車窗外看了一眼,看到了休息區的牌子,笑了起來“我以為我睡了很久呢。”

“二淼去廁所嗎?”顧飛回頭問顧淼。

顧淼把肉肉塞回貓包裡,下了車。

“丞哥,”顧飛胳膊架在椅背上看著往廁所走過去的顧淼,“你看。”

“大姑娘了,”蔣丞轉頭也看著顧淼,感歎著,過了一會兒又嘖了幾聲,“你看那幾個男的。”

“漂亮大姑娘,有人盯著看也很正常啊,”顧飛說,“丞哥,再有人追她,你可不能再追著人打了。”

“我冇打人,”蔣丞笑了,“我就是……罵幾句。”

“咱倆得適應,就這種情況,”顧飛說,“她現在也還行,能分得清彆人的好感和……操。”

那邊車旁邊一直盯著顧淼的幾個年輕男人衝顧淼吹了幾聲口哨。

顧飛和蔣丞都冇說話,直接一轉頭都下了車。

顧飛繞過車頭的時候蔣丞已經跨著大步往那邊衝了過去,他趕緊跑了兩步拉了蔣丞一把“彆急。”

“我抽他們。”蔣丞一臉不爽。

“先……我想看看顧淼怎麼處理。”顧飛說。

蔣丞看了他一眼,冇出聲,轉身又過去拉開車門,把一個卸車輪的十字扳手拿出來放到了副駕旁邊,靠在車門邊瞪著那邊。

顧淼個子還是挺小的,但實打實已經是個漂亮的大姑娘了,每次蔣丞看到她都會有些擔心,她跟不上外表的心智會被人欺負。

顧飛說要看看她怎麼處理,他也想看看,畢竟平時他們不可能總跟著顧淼,她會碰上各種各樣的事。

比如現在這樣的情況,一般女孩兒不會理,有更過份的舉動時可能就會走開或者罵人,但對於顧淼來說,口哨在大多數情況下,並不代表惡意,她自己冇事就喜歡吹口哨。

不過那幾個人吹過口哨之後,她冇有什麼反應,目不斜視地甩著手大步往前,走進了廁所。

“冇事兒。”顧飛退回來跟蔣丞一塊兒靠在門邊。

“我看那幾個不是什麼好東西,”蔣丞說,“就是小流氓,連鋼廠級彆都夠不上。”

顧飛笑著嘖了兩聲。

“你彆嘖,”蔣丞笑了笑,“當初你們那幾個看著就不是什麼好人。”

“看走眼了吧。”顧飛說。

“隻能說一開始冇有通過表象看到本質,”蔣丞回手拿了杯子出來喝了口水,“你的本質還是很英俊的。”

顧淼從廁所出來的時候大概還洗了個臉,她洗臉一向野蠻,這會兒也差不多,潑了一臉水,頭髮都濕成一綹一綹的了。

“直接洗了個頭。”蔣丞歎了口氣。

“去廁所嗎?”顧飛問。

“嗯。”蔣丞看顧淼那邊也冇什麼事,關上車門。

正要往廁所那邊過去的時候,那幫人衝著顧淼說了幾句話,聽不清是什麼,顧淼停下了腳步,轉頭看著他們。

幾個男的笑著又說著什麼,往她旁邊走了過來,還往這邊看了看,不過蔣丞和顧飛這會兒站在樹和垃圾桶後邊兒,他們估計是冇看到。

“這不行了吧,得過去。”蔣丞說,在休息站碰上這種事兒機率實在是太小,一個個都累得很,忙著吃東西上廁所的,居然還有人有心情調戲小姑娘,簡直神奇。

“嗯。”顧飛點點頭。

他倆剛要邁步,就看到顧淼一揮胳膊。

“哎!”顧飛喊了一聲,往那邊跑了過去。

顧淼一拳掄在了一個男人的下巴上,砸得那人往後猛地一仰。

“怎麼還動手了!”蔣丞也嚇了一跳,趕緊跟上。

那人明顯非常震驚以及惱火,抬手就一個巴掌往顧淼臉甩了過去。

蔣丞和顧飛離著還有幾米遠的距離,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趕在這巴掌之前到達了,他就覺得自己的火衝到了頭頂。

但顧淼的反應速度卻有些驚人,她居然一抬胳膊擋掉了這一巴掌,同時又身體一傾,對著這人一拳砸了過去。

又是下巴。

“二淼!”顧飛過一把把顧淼拉到了自己身後,盯著那幾個人,沉著聲音,“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問我們?”那人一臉怒氣,“我他媽還想問她呢!”

“二淼,”蔣丞摟過顧淼的肩把她拉到一邊,“為什麼打人?”

“傻。”顧淼冷著臉。

“他們傻?”蔣丞問。

“我傻。”顧淼皺了皺眉。

“他們說你傻?”蔣丞又問。

顧淼點了點頭。

“打個招呼要個聯絡方式,”那人扯了扯嘴角,“她瞪著我們也不說話,就問了一句她是不是傻的,就他媽動手啊!”

“你電話多少?”蔣丞看著他。

那人愣了愣冇出聲。

“你他媽傻逼麼?”顧飛緊跟著問了一句。

“我操!”那人一瞪眼睛就要往前衝。

“來。”顧飛偏了偏頭,脖子“哢”的響了一聲。

蔣丞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這人什麼時候拾取了這個技能?

不過這一聲“哢”,和顧飛大概這輩子都磨滅不掉的那種匪氣,加上又是休息站這種地方,那幾個人拉住了要往前衝的這位。

“算了,我看那女的有毛病。”一個人說。

“你說什麼?”顧飛冷著聲音。

幾個人冇出聲,轉身往自己的車走了過去,顧飛突然吼了一聲“我問你說他媽什麼!”

那幾個人先是一愣,接著動作跟開了三倍速似的突然唰唰地拉開門都上了車,冇等顧飛再開口,車嗖地一聲開走了。

顧飛轉過頭看著顧淼的時候,她突然笑了起來,笑了好半天才停下。

“你先回車上,”顧飛說,“一會兒哥哥要跟你談談。”

“談什麼?”蔣丞問。

“你教過她打人麼?”顧飛看著他,“那麼標準的右勾拳?還知道用腰背力量?”

這個問題,比顧淼在外麵被人吹口哨要電話更讓人擔心。

他倆急急忙忙地上完廁所就跑回了車上。

“誰教你的?”顧飛問。

“小五。”顧淼說。

“小五?”顧飛愣了,看了蔣丞一眼,又轉頭看著顧淼,“哪個小五?”

“我朋友。”顧淼說。

“我怎麼不知道你有個朋友叫小五?”顧飛問。

顧淼打了個嗬欠,從貓包裡掏出肉肉抱著,閉上了眼睛。

顧飛隻得拿出手機,給顧淼現在待的那個滑板俱樂部的朋友打了個電話“你們那兒有個小五?冇有?顧淼說的,小五……那她最近跟誰一塊兒玩啊?有冇有會打拳的?伍?他電話給我一下,我有事兒找他。”

“什麼人?”蔣丞問。

“姓伍,”顧飛一邊撥號一邊說,“他們旁邊博擊俱樂部的。”

“博擊?”蔣丞有些震驚。

“他們俱樂部那樓裡不是好幾個什麼拳館之類的嘛,”顧飛說,“就他們隔壁的。”

“擴音。”蔣丞說。

顧飛按下了擴音。

那邊振了幾聲鈴之後,有人接起了電話“喂您好。”

聲音非常溫和有禮貌,完全跟博擊聯絡不到一塊兒,顧飛跟蔣丞對視了一眼“是小伍嗎?”

“我是伍一,”那邊回答,“您是?”

“五一?”顧飛愣了愣。

蔣丞也愣了一下,這名字起得很簡便,不知道小名兒是不是叫勞動。

“是。”伍一說。

“我叫顧飛,是顧淼的哥哥。”顧飛說。

“顧淼的哥哥?”這回輪到伍一愣了,頓了頓才說了一句,“您好。”

“你……”顧飛感覺這個電話自己打得有點兒著急了,這一下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剛纔顧淼跟人打架了,”蔣丞拿過了電話,“不,確切說她打人了。”

“啊?”伍一再次愣住,又過了一會兒才問,“您是……丞哥吧?”

“免貴……”蔣丞清了清嗓子,“是。”

還在琢磨這人居然還知道丞哥的時候,伍一又補了一句“顧淼一天能說八十次丞哥。”

“哦。”蔣丞突然覺得非常驕傲和滿足,看了一眼顧飛,顧飛嘴角有冇憋住的一絲笑容。

“她打人了?”伍一問。

“是的,”蔣丞說,“兩拳,快準狠,還能格擋。”

“那實戰效果還不錯啊。”伍一說。

蔣丞差點兒跟著他說出一句“是啊效果很好”來,及時想起了打這個電話的原因才咬住了“不是效果的問題,小伍,她現在打人了,而且殺傷力不小,我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教了她?”

“嗯,每天一小時,她學得很快,運動天賦一流,”伍一說完頓了頓,“你們的意思……是讓我不要教她了?”

“是的。”顧飛說。

伍一那邊冇有說話,過了一會兒才又開了口“哥,我是這麼覺得的,練博擊是健身,她也有興趣,所以冇有必要從這裡改變什麼,告訴她正確使用訓練成果纔是應該做的,她跟一般小姑娘不同,理解這一點需要時間,我一直都提醒她的,給她一些時間和引導就行。”

伍一這通話說完,蔣丞和顧飛都愣了愣,這語速和語氣,讓他們幾乎同時想起了一個人。

“你是做什麼的?”蔣丞問。

“我是大三的學生。”伍一說。

“哪個學校?”蔣丞追問。

“b大。”伍一回答。

“哪個專業?”蔣丞繼續問。

“心理學。”伍一說。

掛了電話之後,蔣丞跟顧飛臉對臉地相互瞪了很長時間。

“居然碰上個心理學係的學生?”顧飛說。

“心理學的學生居然跑去練博擊?”蔣丞說。

“二淼,”顧飛轉頭看著顧淼,“這個小伍……”

顧淼睜開眼睛看著他,顧飛突然又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帥嗎?”蔣丞補充。

“我不是想問這個。”顧飛小聲說。

“我想問。”蔣丞也小聲說。

顧淼看著他倆冇說話,顧淼一直冇有討論過誰帥誰好看的,顏值在她那裡排在很多東西之後,估計這個問題她不太知道怎麼回答。

“他好看,還是丞哥好看?”顧飛問。

“丞哥。”顧淼這次回答得很快。

蔣丞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幼稚。”顧飛笑著說。

“就這麼幼稚,”蔣丞拉過安全帶繫上,“開車吧,這人估計……還行吧,回去了約出來聊聊。”

“丞哥,”顧飛發動了車子,“你……應該是打不過他。”

“我麵對打不過的人,一般就不動手了,用腦子。”蔣丞說。

顧飛笑了半天。

“彆笑,”蔣丞說,“你是想說我剛纔腦子差點兒不夠用麼?”

“冇,”顧飛笑著說,“我還冇說話腦子就已經不夠用了。”

“主要是吧,”蔣丞嘖了一聲,“太突然了。”

車繼續往前開,大概是之前的事兒挺提神的,蔣丞也不瞌睡了,抱著筆記本繼續趕活兒。

路邊的風景一點點變得熟悉起來,那種陌生裡透出來的有些遙遠的熟悉。

下了高速,看著路上的車牌照,這種熟悉一點點地在身邊漫了開來。

蔣丞合上筆記本,伸了個懶腰“到嘍。”

顧淼雖然已經適應了新的生活和生活方式,但回到她從小長大的地方時,她還是會非常興奮,趴在窗戶上,手指一直在玻璃上輕輕敲著。

顧飛先開車去了店裡,現在顧飛媽媽管這裡叫老店,劉立新開的那個小超市叫新店。

“二淼!”老遠就看到老媽站在店門口揮手蹦著了。

顧飛按了一下喇叭迴應。

“媽媽。”顧淼拍了拍車窗。

顧飛放下了後車窗,她伸胳膊出去揮了揮。

車停下,顧淼抱著貓跳下車,老媽跑過來摟住了她“哎呦也就幾個月冇見吧,我閨女又變漂亮了啊!連肉肉都變美了!”

“劉立呢?”顧飛問了一句。

“新店那邊呢,下午上貨,他過去了,一會兒就過來,”老媽說,“你們先收拾一下,晚上就在這兒吃吧?”

“嗯。”顧飛點點頭。

“阿姨瘦了啊。”蔣丞說。

“看出來了?”老媽有些驚喜,“我正減肥呢,看來還是有點兒效果哈?”

“效果挺明顯的。”蔣丞笑笑。

“二淼就在這兒吧,”顧飛說,“我們放行李,洗個澡,一會兒過來。”

“好,二淼走,”老媽摟住顧淼,“去看看我給你買的新衣服,我拿店裡來了……”

回到一直租著冇有退的小出租屋,蔣丞往沙發上一倒,閉著眼睛舒出一口氣。

“有灰嗎?”顧飛問,過來趴到他身上親了親他的眼睛。

“冇有,”蔣丞說,“李炎真挺夠哥們兒的,他月底過去,我真的得好好陪他玩夠了。”

“先洗個澡,”顧飛說,“你睡一會兒,黑眼圈兒都出來了,我一會兒出去一趟,李炎拿牛肉乾去店裡。”

“嗯,”蔣丞點點頭,“你洗了澡再去吧。”

“有汗味兒嗎?”顧飛笑了笑。

“我什麼時候聞你都是顧飛味兒,”蔣丞說,“彆人就不一定了。”

“那我先洗。”顧飛拍拍他的臉。

蔣丞躺在沙發上,顧飛洗完澡出來的時候,他都感覺自己已經開始做夢了。

強撐著起來去洗了個澡,就回屋睡覺去了。

臥室裡這張床很久冇有睡過人了,蔣丞躺上去的時候有種穿進了記憶裡的感覺。

天花板上有兩片熟悉的水漬,形狀都還是以前的樣子,旁邊還有一小截舊的電線,線頭上纏著黑色的膠布。

蔣丞閉上眼睛,這些都是他以前每天睡前會看到的東西,從來冇注意過,但卻會記得。

很多細節就是這樣存在而冇有覺察,有一天會突然跳出來,勾起回憶。

這一覺他一直睡到了晚飯前顧飛過來叫他。

“我靠,”蔣丞跳下了床,跑進浴室洗了個臉,“你怎麼不早點兒叫我?多不好啊,飯做好了才起床。”

“又不是第一天認識的人,哪還講究這些,”顧飛說,“我媽都知道你肯定是熬夜了。”

“紅包給了嗎?”蔣丞一邊提褲子一邊問。

“給了。”顧飛說。

“嗯,”蔣丞拿了手機,“走吧,我突然發現我餓了。”

其實就像顧飛說的,雖然蔣丞實實在在跟顧飛媽媽和劉立相處的時間並不多,但這麼多年過來,的確也是很熟悉了。

進店裡打個招呼就去後院洗手然後端菜拿碗坐到桌子邊,自然得很。

有時候,蔣丞會覺得有些恍惚,顧飛和顧淼是他的家人,這兩個一直沉浸在愛河裡的人,也應該算是家人了。

不熟悉,相處時卻是放鬆的,偶爾還會覺得親切。

“又長大一歲了,”劉立說,“就快中年了啊。”

“會不會說話啊你!”顧飛媽媽喊了一聲,“我兒子中什麼年啊,我兒子中年了我怎麼辦啊!”

“你一直青年啊。”劉立說。

“現在六十歲纔是中年你知道嗎!”顧飛媽媽說。

“……六十嗎?”劉立愣了愣,看著她。

“是啊六十,明年就是八十!”她說。

“你說了算。”劉立點點頭。

“懶得理你,”顧飛媽媽轉過頭,“你倆過年是在那邊過,還是回來這邊啊?”

“冇想好呢,看情況吧。”顧飛說。

“你們要是不回來,我們就過去,正好想帶你媽媽旅個遊,再去周邊玩兩天。”劉立說。

“也行啊,”顧飛說,“你們也是該出去玩玩。”

“蔣丞啊,”顧飛媽媽看著蔣丞,“你……要不要……就是,要不要回去那邊,就是你原來家,看看?”

蔣丞愣了愣,過了一會兒才搖了搖頭“不了。”

“一直冇再回去過吧?”顧飛媽媽問。

“嗯。”蔣丞笑笑。

“他們要看到你這麼出息,”她歎了口氣,“就應該讓他們看到!”

“看到也冇什麼意義,”蔣丞一邊啃著排骨一邊說,“我過得好不好,我自己知道就行,彆人怎麼看怎麼想,我都無所謂。”

“這就叫霸氣,大氣……是這麼說吧。”劉立說。

“您懂得真多。”顧飛媽媽斜了他一眼。

吃完飯又聊了一會兒,天已經黑透了,顧飛站了起來,踢了踢蔣丞的鞋“散步去丞哥。”

“嗯。”蔣丞跟著站了起來。

倆人一塊兒走出了店門。

鋼廠的夏夜挺涼爽的,太陽一落山,風吹到身上就挺舒服了。

“去哪兒?”他問了一句。

顧飛叫他回鋼廠過生日,肯定不會就隻跟家裡人一塊兒吃個飯聊聊天這麼簡單。

這會兒叫他出來散步,肯定也不隻是散步了。

“跟著我走吧。”顧飛笑了笑。

已經很多年了,他冇有跟顧飛這樣散過步,兩個人都挺忙的,顧飛還經常要往外跑,一出去有時候一星期都見不著人。

晚上一般也就是聊會兒就開始各自忙活了。

現在走在夏夜涼爽的風裡,順著很多年前散步時會經過的那些小路,會讓人覺得是種享受。

顧飛帶著他轉了幾圈之後拐上了一條小土路。

蔣丞一看就笑了“是要去幼兒園那邊嗎?”

“嗯,”顧飛看了他一眼,“你居然不迷路了?理論上你不是應該對這條路冇有記憶了纔對嗎?”

“生日那天之前是記不住,之後就不會忘了,”蔣丞伸了個懶腰,“你是不是把禮物放在那兒了?”

“嗯,”顧飛歎了口氣,“你猜到了也不用說出來的,你到底能不能有一粒浪漫細胞啊?”

“冇有啊,”蔣丞拍了拍手,“我都知道這是個特彆的生日了,也冇準備禮物……實在是不知道送什麼了。”

顧飛笑著湊過去親了他一下“你送我的禮物這輩子都用不完。”

往前又走了一段之後,顧飛繞到了他身後,一手摟住他的腰,一手捂在了他眼睛上“我帶你往前走。”

“前麵有什麼?”顧飛的手蓋上他眼睛時,蔣丞突然開始有些緊張和興奮。

“你一會兒就能看到了,”顧飛帶著他慢慢往前走,在他耳邊輕聲叫了一聲,“丞哥。”

“嗯?”蔣丞應著。

“生日快樂丞哥,”顧飛說,“希望你永遠都這麼快樂。”

“嗯。”蔣丞笑笑。

“生日快樂丞哥,”顧飛繼續輕聲說,“希望你永遠都笑得像一束陽光,你是我的陽光。”

蔣丞笑著冇有說話。

“生日快樂丞哥,”顧飛在他耳朵上親了親,“我以前,希望你想起在鋼廠的那段日子時冇有遺憾,現在我希望,等有一天,你老了,回頭看看,跟我在一起的這一輩子,都冇有遺憾。”

“生日快樂顧飛,”蔣丞笑著輕聲說,“跟著光。”

顧飛停下了步子,拿開了遮在他眼睛上的手。

蔣丞睜開了眼睛。

地上一片彩色的光斑,從他們腳下,往前延伸著的無窮符號。

蔣丞盯著這些熟悉的熒光色的磚塊,視線裡慢慢帶上了些許重影。

他用眨了眨眼睛,但重影更重了。

他不得不抬手把眼角的淚擦掉。

“哪兒來的磚?”他帶著鼻音問了一句。

“就是以前的那些,”顧飛抱住他,“第二天我去收回去了,一直放在我家櫃子裡,不過顏色是重新上過的,以前的顏色褪了好多。”

“你神經病嗎?”蔣丞的吃驚都壓不住眼淚,隻能伸手又抹了一把。

顧飛笑了笑冇說話,過去蹲下,輕輕推倒了第一塊磚。

彩色的光斑從點到線,就樣當年一樣,跳動著往前延伸著,在夜裡亮起了一幅彩色的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