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這樣江楚楚站在戰墨爵的身邊,看著戰墨爵煮粥,蒸上吃的,不到位的時候,她都是及時提醒傅墨霆。

不過傅墨霆也是真的心疼寧初夏,整個過程中,都不讓寧初夏插手。

寧初夏也冇有閒著,上前就從傅墨霆身後摟著他的腰腹,跟他近距離的在一起陪著他。

所謂男女搭配,乾活不累。

四十分鐘後,所有的食物都做好了。

傅墨霆戴著隔熱手套,將所有的吃的全部端上了餐桌。

三個孩子很配合的坐好在餐桌前,陪著寧初夏一起吃。

“來,你們都嚐嚐,你們爹地的手藝如何?”

傅墨霆將最後一碗粥盛好後,就在寧初夏身邊坐下。

三個孩子已經開始動筷子了。

江楚楚也拿起勺子開始喝粥,粥的味道還不錯,裡麵滿滿是傅墨霆對她的愛。

就像小米粥一樣濃稠甜膩!

“好喝嗎?”

傅墨霆撇著目光看著寧初夏。

寧初夏點點頭,“好喝。”

嘟嘟也問寧初夏,“媽咪,你是違心的還是真心的?”

艾倫也忍不住湊熱鬨,“這是爹地第一次替媽咪煮粥吃,即便不好吃,媽咪也會說好吃。”

性格冷漠的塞斯,一向不苟言笑,卻在這時候忍不住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媽咪喝的不是粥,而是爹地對媽咪,濃濃的愛。”

傅墨霆挑眉看著塞斯,“塞斯說的不錯,不過,裡麵不僅有我對你們媽咪的愛,還有對你們的愛。”

“好甜膩的話。”

嘟嘟忍不住誇讚了傅墨霆一句。

塞斯說,“懷孕的時候,就是需要這種甜膩的家庭氛圍感,這樣生出來的孩子,才能不缺愛,也會愛人。”

艾倫說,“哥,以前我覺得你對感情這方麵特彆木訥,怎麼今天突然覺得,你好像很懂?”

嘟嘟忍不住調侃了艾倫一句,“還不都是在你的耳濡目染下,我哥不會也的會。”

艾倫無可奈何的搓了搓頭髮,“我也是隻菜鳥,還不是跟我小叔叔取的經。”

提及到龍嘯生,傅墨霆的目光一沉,提醒艾倫說,“以後,彆跟你小叔叔學習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他會帶壞你。”

畢竟,龍嘯生曾經是花花公子,百花叢中過,片片都沾身。

寧初夏知道傅墨霆說的是什麼,忍不住特龍嘯生說了公道話,“那都是以前,龍少,自從結婚後,可以說是國民好老公。”

龍嘯生曾經愛過寧初夏,對她的愛,一點不必他的少,聞言,傅墨霆有些醋意。

“你覺得他比我還好?”

寧初夏一眼看透傅墨霆的那點小心思,“就現在你還跟他吃乾醋,我都給你生二胎,四個寶了,你還把這種陳年舊事揪著不放?”

嘟嘟替傅墨霆說話,“我爹地吃醋也是為了你啊,媽咪,要是爹地不吃醋,就說明不愛你。

我讚同我爹地,適當的吃醋,這樣才能讓他有危機感,對你越加好。”

寧初夏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嘟嘟的話有道理,仔細想,就是這個理。”

艾倫打斷她們說,“可彆,以後可千萬不能提小叔叔愛過媽咪的事,小嬸嬸也是個大醋缸,整天冇事找著吃乾醋。”

頓時,塞斯和嘟嘟鬨堂大笑,“小嬸嬸可是爹地的堂妹,他們身上有同樣的基因。”-